照亮未来的
车头灯

比尔·盖茨夫妇究竟为何离婚?官宣不想让巴菲特为难

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梅琳达(Melinda French Gates)离婚了。

在这之前,他们共同建立了一个帝国,并在疫情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不仅他们的个人生活发生了转变,据他们的密友说,他们在慈善事业中的角色同样正在发生转变。

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这对夫妇隐居在他们位于华盛顿湖岸边的6000多平方米的家中,很少冒险外出,最大限度地减少与病毒接触的机会。

但在他们的家庭办公室里,他们继续经营着以其名字命名、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影响力的基金会,与各界政要视频聊天,关心着疫苗研发与美国的社会现状。

作者表示,这对夫妻在过去三十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世界各地奔波,在家里呆这么长时间是一种过于突然的变化。

在11月的播客中,比尔·盖茨谈到了在数十年的旅途之后适应居家生活的不易。

他提到自己的生活完全改变了,而这很不正常。

现在,生活也以另一种方式发生了变化。

盖茨夫妇将解除婚姻关系的消息在全球慈善领域引起了轩然大波。

可以说,这场疫情极为清晰地展示出他们的基金会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影响力,这样至关重要的时刻,尤其依赖这位超级富豪创始人。

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同样对这一消息感到惊讶。

65岁的比尔·盖茨和56岁的梅琳达都是亲力亲为的领导人,基金会的力量不仅在于他们捐赠的数十亿美元,还在于他们的公众地位和关系。

但多年来,这对夫妇已经建立了一个紧密相连但又不同的世界,通过独立的渠道培养各自的兴趣,只是有时重叠在一起。

梅琳达花更多的时间支持妇女问题,而比尔·盖茨一直追求清洁能源项目。在基金会内部,他们每个人有自己关注的领域。

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慈善专家、高级研究员本杰明·索斯基斯(Benjamin Soskis)称,从制度上讲,基金会已经接受了这种分离。

所以,即使离婚消息突然爆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领域,基金会也并不会像一个统一的实体突然破碎了一样。

对此,该基金会发表了声明,称一切都不会改变。

它将继续拥有500亿美元的捐赠基金,去解决一系列重要的问题。

不过,一名曾与盖茨夫妇共事的前基金会工作人员爆料称,很多内部人士都觉得基金会发展缓慢,一种焦虑的情绪在不受控制地蔓延。

作者表示,随着比尔·盖茨和梅琳达最小的孩子即将高中毕业,这似乎是所有夫妻分道扬镳的“黄金时刻”。

他们唯一的妥协是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几天后才宣布离婚消息,这是因为巴菲特是他们的密友、该基金会的第三位受托人,不想让巴菲特在股东大会时应对这个问题。

最近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在与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离婚后,成为了一个比她在婚姻中更受关注的个人慈善家。

事实上,这两位女性曾在一个名为“平等不能等待的挑战”的项目中合作过。

在过去的几年里,盖茨夫妇之间几乎没有表现出明显的隔阂,至少在公众面前是这样。

梅琳达与比尔·盖茨一起出现在微软的活动中,包括这对夫妇每年春季在家中为首席执行官和其他商业领袖举办的年度晚宴。

然而,梅琳达曾暗示,当她与丈夫同台时,有时会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她在2019年出版的《生命的瞬间》(The Moment of Lift)一书中坦率地描述了这些感受。她只能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声音,却很难被别人听到。

作者提到,在给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年度信中,比尔•盖茨习惯于概述过去一年的情况,并为下一年设定议程。

2012年底,梅琳达开始要求和他一起撰写这篇年度信。

然而,这并没有实现。2013年1月,年度信上仍然是比尔·盖茨的单独署名,唯一的妥协是梅琳达在信中附上了一篇关于避孕的简短文章。

离婚后,这对夫妇将如何在年度报告、捐赠誓言和基金会的共同项目上合作,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20多年前,当盖茨基金会正式成立时,梅琳达在管理方面比她丈夫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因为比尔•盖茨在微软的工作很忙。

尽管如此,梅琳达最初还是避开了公共角色,把演讲和露面的机会留给了他。

但在2006年巴菲特做出历史性的巨额捐赠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当时巴菲特宣布向该基金会捐赠310亿美元,将本已庞大的组织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每年发放的数十亿美元相当于其他大型慈善机构的全部捐赠。

在纽约公共图书馆为巴菲特的捐赠致辞时,梅琳达首次代表该基金会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她概述了在农业、小额贷款和防治传染病方面进行投资的计划,而这一刻是一个转折点,一个让她想要扮演更重要的公众角色的转折点。

梅琳达很清楚,她必须用自己的声音来代表女性。

2008年,比尔·盖茨宣布他将辞去微软的全职工作。他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和公司的最大股东,但全力致力于基金会发展。

就在那一年,他悄悄地在华盛顿州成立了一家名为bgC3 LLC的新公司,负责的项目与微软和盖茨基金会无关。

在那里,他孵化了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以及独立于基金会的教育和健康项目,特别是阿尔茨海默氏症方面的工作。

2018年,他将该组织更名为盖茨创投。

2015年,梅琳达创办了Pivotal Ventures,一家专注于性别平等和社会进步的企业,为女性提供大规模的资助。

近年来,梅琳达的注意力不仅在全球健康和幼儿教育上,还更具体地转移到妇女缺乏平等机会的问题上。

2019年,她承诺为一项到2030年扩大女性在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力的活动提供10亿美元,这表明Pivotal正在刷新存在感。

作者称,有前基金会内部人士指出,盖茨夫妇在基金会人员配备上的斗争一直存在。

所以,即使没有离婚,基金会也处于变化之中。巴菲特是第三位受托人,今年夏天就91岁了。

比尔·盖茨的父亲老比尔·盖茨(Bill Gates Sr.)于去年9月去世,他曾是基金会的联合主席和指导者。

一些观察人士想知道这对夫妇的三个孩子是否会很快参与进来。但其他人则提出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现在应该放松家族的控制,设立一个由核心圈子之外的专业人士组成的董事会。

否则,作为一个家族基金会,只要比尔和梅琳达有什么变化,整个连锁反应和不确定性将一直存在。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透彻科技 » 比尔·盖茨夫妇究竟为何离婚?官宣不想让巴菲特为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透彻科技——照亮未来的车头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