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未来的
车头灯

《青春有你3》取消决赛,红火的选秀生意要凉了?

《青春有你3》的风暴还在持续,蒙牛、爱奇艺相继道歉后,5月8日,国家网信办回应称,坚决处置纵容乱象的网站平台。5月9日,爱奇艺《青春有你》官方微博发文,称节目组决定终止节目录制,取消决赛。

这场从选秀节目衍生变异的闹剧,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目前粉丝圈的病态。最先“被狙击”的粉丝没有“原罪”,平台、广告商等规则设置者以及利益相关方,联合收割粉丝的乱局才更应该被关注。

在这场选秀的游戏中,资本在解锁财富密码的同时,理应受到严格的监管约束。

养成系选秀节目 奶票、氪金久已

《青春有你》与《创造营》系列选秀节目被称为偶像养成类节目。素人、练习生通过唱歌、舞蹈等表演形式,通过比赛竞争的方式,层层闯关,争夺出道位,平台将整个选拔、培养过程记录、制作成综艺节目。

与其他综艺节目不同,偶像养成类节目赋予了粉丝群体主动性,粉丝的打投决定了学员、练习生的去留,粉丝的氪金能力与节目赛制紧密结合。因此,2018年红极一时的《偶像练习生》主打的是“全民制作人”概念,创造营的节目中,学员称粉丝群体为自己的“创始人”。

存留在80后、90后的记忆中,选秀节目的鼻祖应当是2005年的超级女声选秀。当初采取短信投票的方式,而现在则变成在视频平台投票、奶票等形式。

以今年《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为例,视频平台投票一个账号每天有次数限制,普通用户可以投一次,VIP用户权重更高,一天可以投两次。

奶票的方式更为高效同时也更加昂贵。像青春有你3的赞助蒙牛真果粒,花果轻乳系列,原价一箱69.9元,每箱可以投20票,还有真果粒高端缤纷果粒系列,售价是54元/箱,一箱一张投票卡,一张可以投10票。

创造营2021的赞助商为蒙牛纯甄,也分为几个系列,“纯甄小蛮腰”原价88元一箱,有的口味可以换20张票,有的口味则可以换30张票;“纯甄轻食酪奶”原价149元一箱,为单独奶卡,可换100票。

一名参与创造营打投的粉丝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囤奶根本放不下,一般都是粉丝后援会集资,从黄牛手里买奶票,然后再分发给粉丝投票。

预处理、倒卖奶票、产品二手处理,已然形成了产业链,记者在微博、淘宝以及粉丝第三方平台搜索,就可以搜到出奶票的卖家,以及剪码后被二手交易的奶制品。

除了奶票产业链,还有号商,为粉丝群体提供非普通平台视频账号,供粉丝打投。以及专门“代投”的职业。

辽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白玫佳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资本在选秀节目中解锁了财富密码。超女时代投票主要是给第三方手机运营商付钱,另外也有广告赞助。手机投票抽成、广告,制作方赚两份钱。现在是平台会员费有营收,广告赞助可以卖钱,广告商的产品附带的水票、奶票拉动了销售额,选秀的生意越做越“红火”

2018年6月《创造101》收官,根据腾讯第二季度财报,截至当年6月30日,其视频服务的订购用户数达7400万,同比大幅增长121%,主要归因于独播剧和自制综艺在内的独家内容。

爱奇艺2020年全年财报显示,爱奇艺营收297亿元,同比增长2%,其中主要来源就是会员服务与广告营收。会员服务营收为人民币165亿元,同比增长14%;在线广告服务营收为人民币68亿元,同比下降18%。

粉丝经济对于广告金主产品的带动也不容小觑,以2018年《偶像练习生》为例,作为冠名赞助商的农夫山泉在节目播出时,线上销售额翻了500倍。

因此,广告金主也不吝投入,2020年,蒙牛的广告及宣传费用为68.03亿元。

直连付费粉丝的综合电商平台Owhat发布《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显示,2018年粉丝经济市场规模已达到450亿元,同比增长60%。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不透明的粉丝经济 谁掌握规则

上百亿的粉丝经济市场中,谁掌控游戏规则?

白玫佳黛表示,这些年,选秀的“海选”逐渐挪移到了经纪公司选练习生的那一端。经纪公司通过培养练习生,可以在合同中确保自己获得更优厚的收入分成。而网络平台强势介入,试图以纵向整合的方式掌握整个生产流程,获得垄断地位和无需议价的权力。

《青春有你》和《创造营》系列选秀节目,从经纪公司到平台的造星链条已经成熟。以创造营2021的出道11名学员为例,包括杨幂旗下的嘉兴新悦、日本唱片业巨头Avex(艾回)、被称为中泰娱乐大使的洞察娱乐,以及饭圈女孩熟悉的哇唧唧哇等。

其中,哇唧唧哇由“选秀教母”龙丹妮创立,签约的艺人不少在腾讯的选秀节目中出道,与腾讯深度绑定。在创造营2019中,哇唧唧哇输送的6名学员中5名出道,今年的创造营2021中输送了1名出道学员。并且,此前腾讯创造营节目出道的限定团火箭少女(创造101推出的女团)、R1SE(创造营2019出道男团)、硬糖少女(创造营2020出道女团)都交由哇唧唧哇运营。

从平台的角度看,青春有你背后平台为爱奇艺,创造营的背后则是腾讯。

“平台制作选秀节目,很大程度上垂直地整合了文化产品的整个生产过程,不需要再和别的地方议价,不需要自己去买节目,节约了生产成本。这是平台在垄断地位上的优势。”白玫佳黛解释称。

当然,大平台也能对出道团队有“售后保障”,腾讯基于社交、视频平台等庞大的商业体系,社交网络与用户习惯的加持,能为出道团体“出圈”注入持续的动力。

白玫佳黛称,经纪公司和平台两者的期望最后在101系选秀节目上达成共谋。

作为这场游戏的主要经济贡献者,粉丝能不能主导游戏?选秀节目粉丝期待能把自己的爱豆“拱”上去,集资、打投,但“拱”不“拱”得上去,到底谁来决定?

选秀年年有,“摇号”出道屡屡被提及。今年创造营2021中,后半段赛程一直处于出道高位的海外学员庆怜最终“卡位”第12,错失成团机会。并且,决赛成团夜,部分拼手速活动撑腰数据出现问题也让粉丝群体认为有“做票”的嫌疑。

目前,微博#庆怜没出道#阅读数量7.8亿,讨论27.7万。

一名为庆怜打投的粉丝告诉记者,创造营2021的榜单除了腾讯视频的撑腰榜单,还有一些合作金主的榜单,包括黑人牙膏周榜、碧欧泉榜单、微博超话等。“十余个榜单,说是都会被记录在内,决赛夜当晚在看到庆怜排名不乐观后,不知道哪一个榜单会被拉出来做对比,于是疯狂内卷打榜。”

庆怜粉丝对自己辛苦打投的爱豆未出道的情况并不满意,决赛后,庆怜后援团发声明称,请腾讯视频创造营2021平台方正视选手庆怜各项数据排名前5,出道夜却“恰巧”排名12,强行被挤出11个出道位以外的欺诈事件,彻查排名总榜数据异常的原因,由专业审计机构出具基于底层数据的、具有公信力的调查报告,作出公开、合理、明确的解释。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朱巍告诉记者,粉丝经济本身是流量经济的产物,理解粉丝经济要基于数据时代的背景。但是数据不是透明的,每个人都参与其中,却无法保证结果。平台与MCN、经纪公司、广告商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存在作假的动机。同时,平台也没有办法去解决利用规则刷票、刷流量的情况

“所以说数据经济背景之下,粉丝经济是不透明的,存在很大问题。”朱巍说。

官方下场后 平台能否受到约束?

病态追星屡屡被诟病,其背后是平台、广告商、经纪公司联合收割粉丝的乱局。“这些游戏规则还是资本说了算,打投根本没有用,饭圈流量也都是虚假繁荣。”一个退出打投的秀粉告诉记者。

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刘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资本和平台搭建机会,给粉丝进行狂欢提供可能。另一方面,粉丝在收获快乐和欢愉的同时,必然需要让渡出金钱和精力,甚至像这次一样,粉丝还要随时准备接受舆情指责。

白玫佳黛站在粉丝这边,像“做票”这种事,没有监管,一直都是粉丝基于自身的数据机录在试图维权。粉丝在整个节目过程中付出的感情、时间、精力、劳动,都是有价值的,却无法退款。

福建雅厚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胜律师认为,综艺选秀节目如果有作弊行为,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市场监管部门可以从消费者保护的角度介入,维护消费者权益。同时,对参与选手来说也是不公平,如果早期已签订合同,节目方则可能涉及违约。此外,弄虚作假也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商业经营活动必须按照诚实守信原则,不能违反商业道德,损害消费者利益。

对平台的约束确实应该提上日程。在打投游戏规则主导下,不少粉丝苦不堪言,早已被剥夺了真正的选择权

庆怜粉丝后援会提出,平台方利用其信息差,在比赛结果缺乏公正的情况下,对庆怜粉丝持续隐瞒事实真相,并多次恶意诱导粉丝进行集资,最终产生千万元巨额消费。

而进入公众视野的倒奶事件,“被狙击”的粉丝群体背后也是平台、广告商的规则设置问题。

其实,在去年2月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指导发布的《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就明确:节目中不得出现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

5月8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当前网站平台上存在的“饭圈”谩骂互撕、挑动对立、刷量控评,包括教唆过度消费甚至大额消费、网络暴力这些不良行为和现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表示,“第一是清理有害信息,第二是坚决处置职业黑粉、恶意营销的群组账号,第三是坚决处置纵容乱象的网站平台,特别是对屡教不改的网站平台,肯定会从严从重处罚。”

5月9日,爱奇艺《青春有你》官方微博发文,称节目组决定终止节目录制,取消决赛。

官方下场后,平台是否能得到规制,粉圈乱象是否能得以解决,仍待观察。

(作者:王俊 编辑:周上祺)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透彻科技 » 《青春有你3》取消决赛,红火的选秀生意要凉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透彻科技——照亮未来的车头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