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未来的
车头灯

能喝几瓶可口可乐?马斯克胃口还挺大

[本站 行业] 从开始买入股票到和董事会达成共识,马斯克只用了不到21天,便“攻陷”了推特。紧接着,他就将资本之手伸向了另一家无比庞大的企业――可口可乐。

当地时间4月28日,马斯克发布推特,称“Next I’m buying Coca-Cola to put the cocaine back in(接下来我要收购可口可乐,并把可卡因放回去)”。言论一出,全球震惊,此推文仅仅用了几个小时,就收获了超过10万条评论,以及百万个赞。

本站

不过在放出收购可口可乐的言论后仅1个小时,马斯克又发了一条推特――“Let’s make Twitter maximum fun!(让我们来开一个推特最大的玩笑!)”,这也让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说起富豪圈中的可乐爱好者,大家第一反应可能是号称每天要喝5罐可乐的股神巴菲特,但其实马斯克对这种饮料的喜爱程度却并不比前者逊色。

在Model 3产能爬坡的那段艰难岁月中,马斯克每天都要饮用8罐健怡可乐。大量的咖啡因摄入甚至让他一度失去了周边视觉。

在日饮可乐的数量上,马斯克已经超过了巴菲特,但在收购可口可乐的计划中,后者堪称马斯克最大的阻碍。作为可口可乐第一大股东,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则持有可口可乐9.23%的股份。

本站

拥有全球市值最高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头部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能在人类身上使用脑机接口的Neuralink、致力于登陆火星的航天公司SpaceX、基础设施和隧道建设公司The Boring Company后,马斯克仍不满足,开始“调戏”起了饮料巨头可口可乐。这让人不禁想问,这位世界首富,到底想干什么?

收购可口可乐 要比收购推特伟大得多

很长一段时间内,马斯克身上的一个重大负面标签就是“口嗨”,而导致这一刻板偏见的主要“功劳”还要归功于2018年他关于私有化特斯拉的相关推文。在此事件中,马斯克不仅被冠以了“口嗨”的帽子,还得罪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最终,私有化未能成功,他还丢掉了特斯拉董事长头衔,并以本人和特斯拉的名义各上交了2000万美元罚款……

但在收购推特的过程中,他很好地洗白了自己。一方面,他以稳准狠的节奏,先是买入股票成为推特大股东,然后拒绝进入董事会并宣布收购计划,最后发短信“威胁”从而破除“毒丸”计划,迅速攻陷推特;另一方面,他则利用自身强大的舆论效应,登上TED演讲,将几年前特斯拉私有化事件的所有责任都丢给了SEC,其言论包括但不限于:

“我当时真的已经找好了私有化所需的资金……”“我从未欺骗股东,我永远不会欺骗股东,我是为了特斯拉的生存,为了股东的利益……”“SEC官员是Bastards(混蛋),他们威胁我,称如果我不这么做,银行就会停止提供资金,这会让特斯拉立即破产。这就像用枪指着你孩子的脑袋,我被迫承认自己撒了谎,这是为了救特斯拉……”等等。

本站

『马斯克2018年发推特:正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让特斯拉私有化』

私有化当时的特斯拉虽然难,却并非无法完成。毕竟按照当时420美元1股的价格,他只需凑到720亿美元便可实现梦想。推特虽然是全球性头部社交平台,其44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对于如今的马斯克来说也并不算多。但可口可乐却不一样,收购这家几乎能影响全球所有家庭的公司,要比在四年前完成特斯拉私有化,和前几天收购推特要难得多。

据《福布斯》统计,马斯克的资产为2903亿美元,而可口可乐的市值则达到2800亿美元,再加上私有化推特所花费的440亿美元,哪怕是贵为世界首富,面对这样两笔庞大的资金量,恐怕也会无以为继。

但这毕竟是马斯克,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在他手中便未必不可能。

“就目前来看,虽然可口可乐十分庞大,但收购也并非不可能。”关于此问题,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君毅向本站作出了一番深入的分析。如今,可口可乐第一大股东巴菲特的境况并不乐观,其所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业绩并不理想,在公司内部,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和美国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这两大股东正在联合“逼宫”,谋求罢免巴菲特的董事长职位,这让92岁高龄的股神应接不暇。

本站

『马斯克发推特:接下来我要收购可口可乐,并把可卡因放回去』

“而从资金的角度出发,按照马斯克的影响力,只要他露出了收购意向,肯定会有财团支持他,为他提供资金。当然,收购一家庞大企业的成功性还要考虑很多其他因素。”这件事再次展现了马斯克极为强大的个人营销能力,按照张君毅的话说就是“马斯克这次选择了一个超级品牌去做文章”。

之所以称可口可乐是“超级品牌”,是因为其影响力已经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甚至比目前马斯克旗下所有企业加在一起都大。

“在以前的商业版图中,不论是特斯拉、SpaceX等,还是新收购的推特,所影响的受众终究是有限的。而可口可乐不同,它的受众群体涵盖各个国家、各个种族,不分东南西北、男女老少,哪怕是一战、二战期间,都能作为供应物资送到前线,属于全球性爆品,其背后蕴含的影响和连接力是无比庞大的。”

对马斯克来说,这件事一旦提出启动,就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加持,即便不成功,他在外界心中的形象也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扬。

本站

『二战前线士兵正在喝可口可乐』

但最让人感到不适的是,是马斯克在宣布收购的同时,提及可卡因这种臭名昭著的传统毒品。不过翻看他往日的言论和行径,这件事似乎也不难理解――2018年,他曾在直播节目中公开抽大麻,2021年,他曾在采访中表示迷幻药应该合法化……

“从马斯克本人此前的言论、行为来看,他是支持软性毒品的。当然,目前他在推特上的言论只能证明他有这个想法,并不一定会这么做,但以他的影响力,在这些想法公布后,肯定会对可口可乐股价产生影响。”张君毅表示,而毒品的提及,似乎也成为马斯克这轮收购宣言中最大的潜在负面影响。

“目前,可持续投资(ESG投资)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而马斯克一方面去搞清洁能源这种符合ESG投资的领域,另一方面却又反手投资军工,上瘾性饮料。这个似乎并不符合ESG投资理念,而这点或许会让一部分投资人改变对他的态度。”

马斯克到底要干啥?

二十年前,靠着zip2、PayPal两家公司起家,马斯克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不久后,马斯克靠着这笔财富率先成立了太空公司Space X,随后又出资630万美元,成为了特斯拉的最大股东。

彼时人们可能还想象不到马斯克后来的疯狂。当时更多人以为,马斯克只是单纯想造电动车。然而实际上,做电动车只是马斯克开拓个人商业版图的开始。

本站

『马斯克商业版图』

因为不久后,外界的人们就看到了太阳城公司(Solar city)、星链(Starlink)、基础设施/隧道挖掘公司(Boring Company)、人工智能公司(Open AI)、医疗保健/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等一连串与马斯克相关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斯拉成功之前,马斯克是一路带着质疑与嘲讽在做这些事。很多人不理解,认为他就是个疯子,也有人认为他就个天才。带着一系列争议,他最终坐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

讽刺的是,自此外界对他的质疑与嘲讽也演变成了赞誉与崇拜。不少人还在猜测他下一步要干什么,然而事实证明,没有人能想到。

不过纵观马斯克20多年的创业历程,有人还是想试图勾勒出马斯克的终极目标。在他们看来,马斯克的最终目的还是要上火星,因为这是他创业早期的梦想。

本站

早在2001年,马斯克就策划过一个“火星绿洲”项目,计划在火星上建立小型试验温室,让来自地球的农作物试着在火星的土壤里生长。为了实现该计划,他甚至跑去俄罗斯准备买火箭。不过在当时的人看来,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没有人相信,最终他只能想办法自己搞。

在这些人看来,火星上无能源,所以马斯克布局了太阳能能源Solar city;火星空气稀薄、没氧气、土质特殊,所以有了Boring Company的密封式管道、超级高铁;人类承受不了火星环境,扛着脑机接口(Neuralink)也要上;火星缺少食物,他弟弟创办的室内城市农业公司 Square Roots做的业务就是有机食物,可以在严苛的环境下种植粮食蔬菜。

这样看来,马斯克的业务线似乎变得越来越清晰。不仅涉及火星上人们的饮食住行等基础问题,甚至还考虑到了人类的精神生活,狗狗币、可口可乐加可卡因等。当然这仅仅是部分人的猜测,并未得到证实。

“如今国际局势颇不稳定,各国政府间的博弈,反而给了马斯克‘夺权’的机会。马斯克的强大不仅仅是在汽车、出行,甚至不仅局限于经济领域。从某种意义上看,马斯克已经把所有的‘技能点’都点全了。”面对近期马斯克收购推特、可口可乐的舆论,汽车分析师张君毅这样向本站说道。

“马斯克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家,你从他身上学不到任何与赚钱和成功学相关的东西,所以不要抱着这种思维来看他的故事。”有位国内商界大佬曾这样说过。

但毋庸置疑的是,马斯克的成功还是引来了无数人效仿。尤其是特斯拉的成功,让其在中国有众多追随者。就像当年的乔布斯,受得了国内很多科技公司、手机厂商的模仿。

特斯拉中国 Model Y 2022款 后轮驱动版

『Model Y』

而现在的马斯克,有人将其称之为“乔布斯二世”。面对特斯拉的扶摇直上,国内很多车企领导亦步亦趋,但从现在来看,已经没法学了。因为马斯克不是汽车行业的人,他是美国时代资本的集合体。

张君毅也认为,“中国的汽车人,尤其是新势力企业,他们的崛起赶上了互联网经济的红利,但与马斯克之间的差距或者说‘觉悟’还是在那里。遇到一些问题时,采用公开呼唤政府协同解决,效果应该是逐渐达到了,但是未必是最智慧的;而马斯克则不然,在这轮上海复工潮中,特斯拉在4月一季度业绩会上,第一个出来响应复工乐观表态,之前还在建党百年公开推赞扬中国工厂取得的非凡成就,这一方面安抚了投资人,另一方面也向当地政府进行了示好和支持。”

在他看来,从多产业布局来看,虽然中国车企也有投资航空航天甚至是可控核聚变等领域的,但更多是从财务角度出发,并非实际落地考虑了产业协同和联动,这与马斯克之间的差距就太大了。这种差距在汽车行业本身来看同样存在,汽车企业高度竞争,新企业连把自身净利率做正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而特斯拉已经可以做到持续盈利了。“当然特斯拉历史更久,我们不该拿少年和青年比较。但认清差距,谦虚谨慎,需要大伙一起奋起直追。”

时代变迁,每个时代都会诞生一位无出其右的商界领袖,就像曾经的乔布斯、比尔盖茨。对于他们,外界可以很容易找到一个明显的标签。然而对于马斯克,你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头衔来形容他。因为相比曾经那些领袖们,他的商业版图更加立体。企业家?商人?工程师?冒险家?每一个头衔都能发现马斯克的影子,但每个头衔又都无法全而冠之。

此前在收购推特时,曾有人戏言马斯克的一切做法都是为了控制舆论,最终竞选美国总统。但其实按照美国相关法律,出生在南非的他,并没有参选条件。不过在掌握了出行、能源、舆论、精神生活、生物医学、基础建设、星际旅行相关业务后,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在火星上“登基”呢?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透彻科技 » 能喝几瓶可口可乐?马斯克胃口还挺大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透彻科技——照亮未来的车头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